實時滾動新聞

捷信金融投訴居高不下 高息和騷擾成頑疾

2019-08-21    中國質量萬里行    雷玄    點擊:

  “一部手機就能借到錢,我能借20萬元,你不下載一個試試?”“您消費256元,沒錢付賬?快下載XX借款付賬吧?一張身份證就能搞定”……這樣的廣告語充斥著各種網絡社交軟件。隨著互聯網進軍金融行業,貸款也從過去的有抵押,嚴審核,變成了如今的便捷網貸,動動手指,在手機上上傳一些基本的個人信息,便可輕松獲得貸款。

  高息貸、暴力催收一直是現金貸老生常談的問題,在“3.15”晚會曝光714高炮現金貸之后,這些違規行為雖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,但時至今日仍無法根除。

  8月初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發布的《校園貸死灰復燃:年化利率高達199%,變相收取“砍頭息”》文章顯示,砍頭息、高額逾期費、暴力催收……在某種程度上,校園貸似乎已經成了校園“黑惡勢力”的典型代表。從2016年5月開始的一年半時間里,原銀監會、教育部等部委不斷針對校園貸出臺文件,監管態度不可謂不嚴厲。然而,校園貸卻屢禁不止,如今甚至有卷土重來的跡象!調查報道顯示,閃銀、拍拍貸、及貸等平臺在國家取締校園貸之后,仍悄悄從事該業務。在記者測試的平臺中,仍從事校園貸的占比超過42%。

  江蘇蘇州的李先生2017年12月,通過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捷信金融”)貸款15000元,每期947.98元,一共償還33期,合計需要還款金額為3萬元。日前,中國質量萬里行消費投訴平臺收到網貸行業消費者投訴惡意騷擾、收取高額利息等頑疾的數量仍居高不下。

\

  安徽慈女士通過微品分期在2012年7月23日下載了微品分期并借貸了3000元,強制收取了570元的砍頭息,但是在8月2日準備還款時突然發現這款手機APP不能使用且不能下載了,她擔心影響征信,但無處還款。

  消費者王女士2017年5月份在移動營業廳辦理捷信分期購買手機,捷信金融不斷騷擾王某辦理相關貸款業務。無獨有偶,同樣是來自捷信的投訴人孫先生向記者介紹,孫先生已經在日前還清捷信金融的所有貸款,然而捷信的相關銷售人員依舊頻繁的打電話騷擾孫先生,推銷其相關貸款業務。

  除了一些正規的網貸平臺,一些高息借款平臺,在不考察征信和還款能力的情況下,輕易就可以為消費者放款,利用砍頭息、714高炮等套路獲利,讓一些不理性網貸者深陷網貸泥潭。

  消費者肖先生投訴稱, 2017年8月9日,他通過捷信金融申請第一筆1萬元貸款,還了6662元后,于2018年7月7日申請了3萬元貸款,這筆資金中有7300.89元用于結清前一筆貸款,實際到賬22699.11元,7月后到目前已還12554.7元,申請提前結清還需26269元,聯系溝通不給予溝通,必須按26269元結清。

  高利貸、砍頭息、暴力催收等標簽,現在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正規持牌類消費金融公司身上。

  最近,捷信消費金融頻頻陷入高利率、暴力催收的漩渦中,“借1.5萬分期要還3萬”,除了貸款利率,還有客戶服務費、貸款管理費、手續費、靈活還款服務費等,名目繁多,而捷信業務員往往通過誘導用戶選擇長分期來減少還款壓力,但事實上,分期越長,綜合費率越高,因為管理費服務費每月都要還,一些借款還到本金翻倍。

  作為頭部消費金融公司,捷信2018年營收185億,利潤近14億,在23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中創造了凈利潤和營收的“雙冠軍”,但各類投訴同樣居高不下,很重要一點在于消費者所稱的“陰陽合同”背后的各類費用高。

  為何開始借款時沒有發現這些問題?一名捷信投訴人表示,當初在捷信辦理貸款時是在線下公共場所,業務員辦理貸款的時候只是說還本付息,沒有說需要其他費用,但后來才發現存在各種費用,而且這些費用是每期都要扣的。

中國質量萬里行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Copyright © 2002 -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
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     京ICP備13012862號
gpk捕鱼技巧打法下大分